Licht_

目光所及 便是你的人生境界。

为什么有时看着你会觉得突然失神
不懂
就像是突然暗下去了
他走之后 再没亮过

可不可以不要丢下我。

不知道有没有人也有过这种感觉
从来没有合适过 每件事都不完美
买不到任何一双称脚的鞋子
不是双眼皮太浅就是牙齿太明显
上到满意的高中好像也早晚会考试失利

而别人好像事事顺心
自己却既没有接受平淡的勇气也没有改变命运的毅力
空有一副好似侃侃而谈的假文艺

别人对你缺一不可 你对别人无差无异
竟然也假寐得分不清是施舍还是真心
是不是自己不自量力

总是听到一些别人说 我们已经不再联系
好像是说给我的审判
感觉自此分隔两地

心里总有一个声音
放手吧 再不放手你也会被推下去
那时的坠落会更痛
是啊
我不过是抓住直升机悬在外面的梯
飞的越高 气压越低

亏欠?何来亏欠?
亏欠?你说出口的一瞬间
真真觉得 怪的到头来 还是自己
是我运气不好 是我命数太差

“你将我拉出地狱 自己却去了天堂”
真是对不起
到现在都只能想得出挽留你的标题
我会很乖的
要不要丢下我 好吧
你随意

心烦意乱 没食欲的那种
上次这个样子 还是你走的时候
我只记得从后面 抱了你一下
我在机场坐了半个钟
都没缓过神来
是啊 你究竟是下了什么迷魂咒给我
这个人是不是也是你派过来的
你们都是坏人
是一伙的
堕落成瘾
你们的八分目 对我来说
就像倾尽了全部
为什么每次洒脱的以为
不过还剩一半的酒
无所谓再加多少水
但还是觉得
冰冷



就把这个二十四岁的我
埋在六英尺下
会长出什么也不清楚
只期待就够了



越听越想整容

请食用小姐姐们的MV(粉色泡泡和小心心)



去做了卷发就好像与你告别了一样
说不出带我回家吧这种话
好像又回到了两年前刚来的模样
用一切可能的方式掩盖
只露出独立和自信
以为见到你终于可以散场回家了吧
你朝我笑了一下
充满着冷峻 不屑与嘲讽

我却着迷了一整个冬天